我進入「先天大道自性佛法門」的緣由-許師兄-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上一頁

我從小就會看到「靈」的世界。雖然我國小、國中的老師一再的洗腦,告訴我:宗教信仰是迷信的。但我沒辦法改變我自己的想法,我始終相信「靈」的世界是存在的,否則絕對沒有那麼多的呆瓜,會無怨無悔、自動自發、只知付出的放下手邊的工作,去參加做禮拜、望彌撒,甚至頂著大太陽,像苦行僧般地參加遶境活動及諸多聚會。

我在18歲到33歲這段歲月,對這週遭還沒發生的事情,能預先知道而且很準確。甚至,我人遠在南非的開普敦市,都能預知台灣家中發生的事。所以,「靈」的世界,我是深信不疑的。

之後,我偶而到一些「宮」、「廟」,都會像「乩童」一樣起乩。我從來沒有學過,卻懂得一切「拜駕」的禮節,一切行禮如儀;也會說所謂的「天語」。從此我就刻意避免去到一些「宮廟」。

我從踏入社會,換過很多工作,可以說諸事不順,命運乖桀。我旁邊的親朋好友,推薦我去求神問卜,結果共同的答案是:我有帶「天命」,必須普渡眾生、必須「開宮立廟」、必須為菩薩安置金身,才能托菩薩保佑,一切順利。但,我願承受我的一切命運,就是不求人、不求神佛,以免欠恩情。因為我知道欠人恩情,一輩子都償不清。

直到2005年,郭師姐引荐我,到高雄縣 鳳山市參加 「先天炁功」的讀書會,面謁 師尊,才找回自在的我。當時 師尊問我:是否要做自己的主人?還是要當別人的「爐下」?二者選擇一個。我選自己當主人, 師尊突然大喝一聲:「拿下!」這一聲如春雷乍響,我嚇了一大跳。之後, 師尊告訴我,為何我一生之中諸事不順的原因,以及是誰賦予我「看得見」、「預知未來事」的能力及背後動機等等。從此,我過去多年的「起乩」經驗及困擾不再發生,諸事都漸能自行掌控,也因此我很幸運地進入「先天大道自性佛法門」學習。

感恩 師尊的諄諄教誨;感恩 柔穎師姐不吝地代言,及分享她的修行觀念、煉功心得。短短兩年,讓從沒有修行概念的我,也能跨入「先天大道自性佛法門」的門檻,讓我沐浴在「鬆、靜、自然、柔而軟」以及「放空一切」的絕對喜悅中。

感恩 師尊、感恩 柔穎師姐、張導師以及同修師兄師姐們的相互提攜,更感恩郭師姐的引荐。

 

【作者簡介】:許師兄 四十年次
高雄市人
修煉 先天炁功 二年
現職 整脊師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上一頁  回首頁